唐玉 作品

第781章 想不想再滿意一次?

    <!--go-->

    最重要的日子,在深秋的最后一天,悄然來臨。

    陸家別墅,主臥室。

    陸薄言醒過來的時候,蘇簡安還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不過,不奇怪。

    她昨天晚上格外的聽話,應該很累。

    陸薄言吻了吻熟睡中的蘇簡安,正想起身,蘇簡安突然睜開眼睛。

    他意外了一下,撫了撫她的臉:“醒了?”

    蘇簡安倦倦的“嗯”了聲,順勢把臉往陸薄言懷里一埋,用帶著睡意的聲音說:“我有話跟你說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話?”陸薄言輕輕撥開散落在蘇簡安臉頰上的黑發,壓低聲音在她耳邊問,“還是你對昨天晚上有什么建議?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……

    火一般熾熱的一幕幕浮上蘇簡安的腦海,她臉一紅,抬起頭捂住陸薄言的嘴巴:“不是,沒有,你不要亂想!”

    陸薄言笑了笑,順勢吻了吻蘇簡安的掌心:“你的意思是——你對昨天晚上很滿意?”

    蘇簡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說不滿意,陸薄言一定會壓住她,讓她重新再確定一下吧?

    蘇簡安渾身一激靈,忙忙點頭:“很滿意!”

    事實上……嗯……也沒什么好不滿意的。

    陸薄言勾起唇角,曖|昧的吻上蘇簡安的耳朵:“簡安,想不想再滿意一次?”

    “轟隆——”

    套路太深了!

    蘇簡安的臉一下子紅成番茄,只能感覺到陸薄言停留在她耳垂上的雙唇的溫度,還有他似乎暗示著什么的氣息。

    就在蘇簡安混亂著的時候,陸薄言吻了吻她最敏感的耳垂。

    頓時,蘇簡安只覺得自己整個人一寸一寸的軟下去,差點就要對陸薄言妥協。

    幸好,她漿糊般的大腦里還殘存著一丁點理智。

    蘇簡安推了推陸薄言,軟著聲音憤憤的說:“我要說的事情很嚴肅!”

    再逗下去,小怪獸就要生氣了。

    陸薄言終于松開她:“說吧。”

    蘇簡安早就組織好措辭,此刻只管說出來:“下午,你和越川可不可以加班?然后六點半左右,你帶越川去MiTime酒吧!我的意思是,下午你們不能回家,還要在7點鐘趕到酒吧。”

    陸薄言好整以暇的看著蘇簡安:“你們有什么計劃?”

    他太了解蘇簡安了,她這興奮又克制的樣子,分明就是隱瞞著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蘇簡安知道自己騙不過陸薄言,索性不騙他,但也不說實話。

    她在陸薄言的唇上親了一下:“不要問,晚上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陸薄言翻了一個身,輕而易舉的壓住蘇簡安:“陸太太,你覺得我很好打發?”

    蘇簡安又主動給了陸薄言一個吻,緊跟著一臉嚴肅的說:“最多只能這樣了,西遇和相宜快要醒了。”

    兩個小家伙是陸薄言的死穴,他看了看支在床頭上的iPad,上面顯示著嬰兒房的監控畫面,西遇已經在嬰兒床上動來動去了,小相宜倒是還在熟睡,不過看樣子很快也會醒。

    陸薄言到底是不甘心,按著蘇簡安深深的吻了一通才松開她。

    蘇簡安也不生氣,唇角充盈著一抹淺笑,叮囑他:“記得我的話!”

    陸薄言揚了一下眉,跟蘇簡安談判:“如果我幫你把事情辦成,你打算怎么感謝我?”

    蘇簡安看著陸薄言,豁出去說:“你……想怎么樣都行。”

    她動人的桃花眸里一片清澈,像別有深意的暗示著什么,又好像很單純。

    陸薄言自動理解為前者,笑了笑,“放心,你的話,我一向記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蘇簡安有些懵——

    一向?

    意思是說,她說過的事情,陸薄言都牢牢記著,她沒必要叮囑他,更沒必要答應“感謝”他?

    蘇簡安反應過來自己被坑了的時候,陸薄言已經起床了,她跳下床追著他到浴室門口,陸薄言突然轉回身,好整以暇的看著她:“我要洗澡,你想跟我一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蘇簡安一愣,轉身,又跑回床上。

    她算是總結出來了:如果被陸薄言坑了,就乖乖“認坑”吧。

    去找他算賬,只會被他再坑一次!

    另一邊,遠在市中心公寓的蕭蕓蕓,今天也是出奇的乖。

    沈越川叫她起床,她不但不拖著沈越川,也不賴床,乖乖的就爬起來讓沈越川抱著她去洗漱。

    沈越川叫她吃早餐,沒有小籠包她也接受了,也不嫌棄牛奶不是她喜歡的牌子,咕咚咕咚幾口喝光。

    從睜開眼睛的第一秒鐘開始,她就一直在笑,笑容燦爛得可以接替太陽的工作。

    沈越川怎么看怎么覺得不對勁,出門前忍不住問:“蕓蕓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沒事啊。”蕭蕓蕓坐在沙發上,支著下巴搖搖頭,“我今天心情特別好,不行嗎?”

    沈越川也不管了,反正只要小丫頭心情好,他可以什么都不管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蕭蕓蕓的頭:“我去上班了,有什么事的話,聯系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路上小心。”蕭蕓蕓親了親沈越川的臉,“晚上見。”

    沈越川剛進電梯,就一陣頭暈目眩,扶著電梯里的扶手才勉強站穩。

    自從開始吃宋季青的藥,他發病的周期已經延長了不少,這次是意外還是……有情況?

    電梯很快到一樓,沈越川硬撐著虛浮的腳步走出去,一上車就倒在后座上。

    司機嚇壞了:“沈特助!”

    “我沒事。”沈越川掐著太陽穴,極力讓自己保持清醒,“去公司。”

 &nb
吉林快三大小预测
新加坡快乐8开奖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 内蒙古11选5 长春麻将小鸡飞蛋单机游戏 米菲赚钱吗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大星 516棋牌游戏捕鱼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控 篮球小说 足彩半全场胜负无法购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