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7章取寶

    其余的七名修士以最快速度朝著靈池沖去,白子仁和月采靈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劍無痕冷眼看著這一幕,嘴角露出一絲嘲弄的冷笑:“若異寶都能如此輕易的得到,那這里就不是蠻神宮了!”

    這劍無痕雖然年幼,但智商著實不低,心中料定異寶沒那么好取。

    一名身著黃袍的武修擅長輕功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第一個沖到了靈池,喜出望外,兩眼露出明顯的貪婪之色,伸手正要去抓那個翠綠色玉石瑤琴。

    突然間。

    “嘶”

    一只黑色影子閃電般的從池水中竄了出來,張開血盆大口,直接咬斷了黃袍修士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黃袍修士發出鬼哭狼嚎般的慘叫,右臂鮮血淋漓,斷裂的手骨都清晰可見,血涌如注。

    這里已經算是第四關了,可沒有什么幻陣存在。

    黃袍修士的手斷了,是真的斷了。

    突起的異變,讓所有修士大驚失色。

    沈浪兩眼一縮,那黑影原來是一只巨蟒,頭生白色獨角,體型格外的大,光那個碩大的蛇頭就有五米多高。

    “獨角蟒。”沈浪臉色微變,妖獸圖鑒上的獨角蟒可是五階妖獸。

    不過獨角蟒在五階妖獸中實力排名末尾,戰斗力遜于涅槃初期修士,比火蟒之流還要弱上一絲。

    雖說如此,但這東西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。

    眼前巨大的獨角蟒蛇從池水中竄出來。

    白子仁和月采靈兩人率先后退了幾步,他們不笨,之前就猜到了異寶沒那么好取,所以沒在第一時間動手。

    池水上面光明正大的放著寶物,這簡直就是的明擺想讓人中計,這么弱智的把戲,居然也能有人上鉤?

    單論奪寶速度,白子仁當仁不讓,他完全可以利用手中的鎖鏈輕易將池水中的琉璃色玉石瑤琴勾過來。

    之所有沒有這么做,其實正是為了先讓別人來探探風。

    就算寶物被別人搶走,到時候白子仁也自信可以搶回來。

    獨角巨蟒厲聲嘶嘯,直接朝著眾修士襲來。

    七名修士合力,聯手對付巨蟒。一時間,各種劍芒刀芒和一些神秘的法訣眼花繚亂打在了獨角巨蟒身上。

    獨角蟒在五階妖獸中排名末尾,頂多相當于半個涅槃修士,并不是不能對付。

    能走到第四關的修士,都是頂尖中的頂尖,各個手持法寶或者超圣器,一時間竟然能和獨角蟒打個半斤八兩。

    “沈道友,難道你不想得到異寶了?”劍無痕瞥了眼沈浪,淡淡問道。

    憑沈浪的那具骷髏傀儡的強橫實力,要搶到寶物,簡直就跟吃飯睡覺一樣簡單。

    “蠻神宮里面所謂的異寶到底是什么東西?”沈浪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劍無痕愣住了,隨即用古怪的表情看著沈浪,道:“沈道友,你莫不是開玩笑吧?如此孤陋寡聞,連蠻神宮異寶是什么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和我女伴從外域而來,對你們蠻荒沒什么了解。”沈浪聳了聳肩說道。

    劍無痕臉色微變,能從外域而來的修士極其少見,難怪沈浪身上的手段層出不窮,不像是蠻荒宗門的手段,原來是從外域來的。

    “蠻神宮流出的異寶幾乎全是珍稀之寶,大威能的法寶居多。除此之外,蠻神宮還會流出一些天材地寶,也可以歸為異寶的一類。”劍無痕不冷不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主要是他看沈浪的實力不錯,加上之前一關又留了自己一命,劍無痕才肯耐心的和他解釋起來,換成別人,劍無痕都懶得搭理。

    沈浪微微點頭,隨即又問道:“這蠻神宮中,流出來過逃命用的法寶嗎?”

    劍無痕先是一愣,隨即反應過來,這沈浪殺了古延,獸神宮的人還在追殺他。

    “有過先例。保命用的法寶流出過很多,但純粹逃命用的法寶……有幾例吧,在下不太清楚。”劍無痕咳嗽了一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沈浪有些失望,看來自己想在這蠻神宮撈到逃命用的法寶概率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他和蘇若雪也只能抱著一絲希望了,看看能不能在蠻神宮
吉林快三大小预测
体彩20选5开奖公告 668银河棋牌 彩票大奖董 新贝彩票网址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18091 排例五中奖规则 电竞比分网dota 零点棋牌游戏平台 单机斗地主免费版 快乐12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