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小燃 作品

第两千五百二十四章我就是不打算要他了

    “家主,郁先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保镖从身边走进来,身后跟着身影挺拔的郁少漠,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,薄唇微抿更显得尊贵高冷。

    因为郁少漠和宁乔乔的关系,所以保镖并?#21767;?#20182;拦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宁乔乔皱起眉,忽然想到?#35009;矗?#30524;神一闪朝君萝看去。

    君萝说的那个人,该不会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君萝起身朝郁少漠走过去。

    宁乔乔无语的咬住唇,果然想?#35009;?#26469;?#35009;礎?br />
    “郁先生是你的人?”东澜灵?#34892;?#22909;笑的板着脸,这次直接看向宁乔乔:“就算你们是夫妻,可这是我们东澜家的内部事务,他?#35009;?#26377;资格参加我们的会议吧,而且我听说你们已经协议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澜灵先生,我再次重申一下,我和她?#20004;?#26410;办理离婚?#20013;?#25152;以我们还是夫妻,我今天不是以她丈夫的身份来参加会议,而是以君萝小姐顾问的身份来参加。”

    郁少漠低沉的声音淡淡的。

    顾问……

    宁乔乔无语的朝他们过去。

    君萝朝她眨了眨眼,挑着眉声音清朗地道:“没错,他是我的顾问,我来参加会议他当然得跟着我了,所以他也来参加会议有?#35009;次?#39064;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无语了,见过胡搅蛮缠的,没见过这?#26149;?#25605;蛮缠的。

    宁乔乔皱了皱眉,道:“好了,既然大家?#23478;?#32463;来了,那就坐下来开会吧。”再这么闹下去,到午餐时间也说不了一句正经话。

    郁少漠自然而然的走到宁乔乔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宁乔乔转过头,眼神定定的瞪着他,用眼神示意:你不是君萝的顾?#20107;穡?#22352;在我身边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郁少漠似乎没看到她的眼神似的,根本没理她,淡然的模样像是真的来开会似的。

    宁乔乔?#34892;?#26080;语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冷静了一下,道:“好了,现在开始开会吧,大家有?#35009;?#35201;跟我说的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这边没有?#35009;?#20107;,昨天该向您汇报的?#23478;?#32463;汇报过了。”东澜榭恭敬地道。

    宁乔乔点了点头,东澜灵道:“我们这些生意说出来你也不懂吧,还是别在这些事情浪费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宁乔乔眯起眼,她忽然发现东澜灵是个很?#19981;?#22312;嘴巴上一较高下的人,?#19978;?#20182;的几个对手,东澜令太闷,根本不搭理他们,东澜清又是个伪君子,总是一副笑眯眯与人为善的虚伪样,剩下的东澜劲是个?#19981;?#29609;狠的人,也不屑这些口舌之争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东澜灵是逮着她,每说几句话就要跟她较劲一番了?

    宁乔乔眼里闪过一抹冷意:“灵舅?#22235;?#19981;说,又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不会呢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么?觅儿,你平时怎?#26149;?#38393;我们都可以不计较,不过这公事就是公事,何况东澜家庞大的生意还很复杂,哪里是你能弄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东澜灵话里话外都在说她无能。

    宁乔乔眼睛一?#26657;?#23601;在此?#20445;?#26049;边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缓慢的声音:“灵先生说东澜家主不懂,但是这里还有这么多人,我不信都是无能之辈,你可?#22253;?#20320;遇到的困难说出来,一来大家一起为你想办法,二来也可以让她学学,你说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宁乔乔一怔,转过头眼神?#20102;?#30340;看着郁少漠。

    她倒是忘了,论口舌之争,谁能pk得了身边这个毒舌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郁先生,我们东澜家的事似乎和你?#36824;?#31995;吧?”

    东澜灵眯起眼不悦地道。

    郁少漠眼都没眨一下:“我只是就事论事,灵先生避重就轻是要扯皮浪费时间?你们东澜家不是?#30475;?#37117;这样开会?#30504;?#35753;我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东澜灵脸色马上阴沉下来,盯着他没说话。

    这一回合。

    郁少漠完胜。

    “好了,生意上的事觅儿不是说过我们自己各自分管嘛,阿灵也就是那么一说,他?#35009;?#36935;到?#35009;?#40635;烦,就不用提这个事了,倒是最近有一件事很奇怪,不知?#34013;?#28572;榭昨天有没有告诉你,君家要和鹤家联姻了。”

    东澜清摆了摆手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,这有?#35009;?#22855;怪的?”

    宁乔乔挑着眉道。

    “君家虽然是你父亲的家族,鹤家也与我们交好,但是两大家族联姻肯定会威胁到其他家族,我的意思是绝对不能让他们订婚。”

    东澜劲终于说了从进来以后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果然这个?#28572;?#19978;没有永远的朋友,就算鹤家和东澜家交好,但是‘信任’这种东西在他们之间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还不知道鹤倾?#19988;?#32463;残废的消息,如果知道的话,搞不好会?#27809;?#20250;鹤家下手?

    东澜榭想说?#35009;矗?#30475;了看宁乔乔?#32622;?#26377;说。

    “令舅舅,你怎么看?”宁乔?#24378;?#21521;坐在另一边的东澜令。

    东澜令表情很平静:“联姻是两个家族的事,既然他们已经送了请柬就表示这件事板上钉钉,我们没必要再去做无用功,否则万一露出破绽,只会同时得罪君、鹤两家,这对东澜家没有?#20040;Α!?br />
    宁乔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忽然听到东澜灵不屑地冷笑道:“你就知道畏首畏尾,我问你,如果他们联起手来对付我们东澜家怎么办?东澜觅儿,这件事你要是处理不?#22235;?#23601;一边玩去,我们来处理!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处理不了?”宁乔乔将一缕头发别到耳后,含笑宴宴地道:“大家不用对两家联姻的事这?#21767;?#24352;,因为我就是订婚宴的女主角:君晚星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?#35009;矗浚 ?br />
    
吉林快三大小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