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药 作品

第531章:幡然醒悟

    顾轻舟问谁的车,其实是多此一问。

    能恰好有辆车出去的,肯定是魏清寒“安排”的车。

    能听从魏清寒安排的,除了司宇还有谁?

    果然,胡副将告诉顾轻舟:“是三少的车子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眸光微凝。

    胡副将脸色?#35009;?#22909;转,对顾轻舟道:“少夫人,已经去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胡副将和魏市长的脸色并没有好转。

    追不到的。

    魏清寒逃出去的方法,肯定是藏匿在司宇的汽车底下。

    前后有十分钟的空?#26657;?#21496;宇的汽?#30340;?#24320;出好远。

    只要出了监牢,外头就是无边无垠的田地和原野。

    天又黑了。

    魏清寒放了手,在汽车底下滚落,往旁边的田地里藏,这会子都不知藏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。

    他既然想逃,肯定就把一切都算准了的。

    现在,距离魏清寒逃走,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。想要追回他,更是千难万难了。

    胡副将正要说?#35009;矗?#29425;警在门口禀告道:“少夫人,请回了三少爷。”

    司宇被推搡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一脸愤怒:“这是?#35009;?#24847;思?”

    司宇的汽车开得很快,监牢派人去追他,愣是?#36820;?#20102;城门口,才追上。

    再折回来,就跟顾轻舟错过了。

    “二嫂,你是不是没完没了?”司宇怒道,“你到底要做?#35009;矗俊?br />
    顾轻舟的表情收敛,温柔恬静的眸子里,噙了浓浓的霜色:“司少爷,是军政府的监牢请你回来问话。”

    司宇微愣。

    “为?#35009;矗俊?#20182;继而又怒,“这么晚了,你们搞?#35009;?#39740;?”

    胡副将就站了起来,对司宇道:“三少爷,魏清寒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司宇错愕。

    不见了?

    在一个多小时之前,他不是还见过了魏清寒吗?

    司宇还承诺明天再来?#27492;?#24102;他?#19981;?#21507;的蛋糕过来。

    怎么.......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见了?”司宇担忧,“他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他逃走了。他逃走的时间里,只有您的车子出去过。”胡副将道。

    司宇大怒:“怎么,你们怀疑我带走了他?”

    “来人!”顾轻舟表情淡淡的,声音也是四平八稳,却叫人不敢置喙,“把司宇抓起来,仔细审问。私自放走军政府的囚犯,这是枪毙的死罪。”

    司宇道:“你敢?”

    可狱警不会听他的,只会听顾轻舟的,当即将司宇反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当然敢!

    顾轻舟对魏市长道:“您暂时也不能离开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魏市长不想走,一旦他走了,他也说不清了,只怕他的命也到头了。

    “全听少夫人吩咐。”魏市长恭敬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站起身。

    她去看人审司宇。

    狱警公事公办,把司宇当成普通人,问他:“怎么跟魏清寒串通的?”

    司宇一开始还发火。

    他态度不好,胡副将立马叫人给他上刑。

    司宇当时疼?#27809;?#27515;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司宇才知道,没人跟他过家家,他这回是闯了大祸。

    他倨傲的态度,也转变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.如果你说不清楚,或者我们找不到他,依照军纪,你会被判枪?#23567;!?#32993;副将告诉他。

    司宇此刻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没人跟他开玩笑,更不是恐吓他。

    军政府虽然是司家的,可军纪不是家法。一旦他犯了军纪,他就要被处死。

    打在司宇身上的鞭子,一下下都是结结实实的,让司宇彻底明白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没有!”司宇的表情,从倨傲变成了惊恐,“二嫂,二嫂你救救我!”

    顾轻舟恍若不闻。

    胡副将厉声提醒他:“司宇,这是军政府的少夫人,你少攀扯!”

    司宇倏然就明白了一个道理:自己犯事了,犯到了顾轻舟手里。

    “继续审吧。丢了一个囚犯,若是找不到,督军只怕也要毙了我。”顾轻舟道,“给他三天时间,若是他?#35009;?#37117;交代不出来,就照规矩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照规矩处理?

    怎么处理?

    司宇再?#35009;?#20102;之前骂顾轻舟时的盛气凌人,大哭了起来:“二嫂,你别走啊二嫂,你救救我,我?#35009;?#37117;不知道!”

    顾轻舟道:“?#20063;?#33021;救你。唯一能救你的,只有你自己。你考虑清楚了,老老实实配合调查,军政府自然不会草菅人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配合,我配合!”司宇惊惶。

    于是,接下来的审讯变得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司宇很配合,把魏清寒叫他做的事,一点一?#31283;?#37096;告诉了狱警。

    他是?#20658;?#39759;清寒的姿色,从前就有这样的心思。只是那时候试探了几次,魏清寒当场翻脸,司宇也就没怎么敢。

    司宇其实并不怎么?#19981;?#30007;孩子,除非遇到特别漂亮的。

    若是遇到了极其漂亮的,他自然也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这也不算?#35009;?#31192;密,很多人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魏清寒像极了魏清嘉,他是个极其漂亮的男孩子。

    “是他叫我来的。”司宇如实道,“他说,若是我天天来,他可能会早点被?#22836;擰?#20182;?#39038;担?#20182;当初一直很爱慕我。”

    魏清寒对司宇用了“美人计”。

    这一?#26657;?#21483;司宇鬼迷心窍了,连顾轻舟都敢顶撞。

    经过了一晚上的反复审问,确定司宇是做了魏清寒的帮凶。

    司宇和魏市长,都留在了军政府的监牢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处境差不多。

    顾轻舟则回家了。

    她安?#20154;?#20102;一觉,第二天早起,吃过了早饭,才去了趟司公馆的老宅。

    她去见了二叔。

    司宇放走魏清寒的事,顾轻舟也告诉了二叔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他昨天彻夜未归。”二叔大急,“轻舟,现在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顾轻舟为难看了眼二叔。

    二叔的心,就跳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这次,只怕司宇是很难脱身吧?这不再是家务事了,而是军务。

    二叔额头布满了细汗:“?#24688;⒛前?#23431;他.......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找到魏清寒,自然就没事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这?#26263;?#20110;没说。

 
吉林快三大小预测
3d一胆全拖多少钱 上海快三怎样买才能赚钱 双色球投注填写单照片 时时彩不倍投赚钱妙招 竞彩足球如何买稳赚 飞艇彩票APP下载 电子彩票 11选5开奖下载 云南11选5胆拖投注对照表 pk10技巧规律2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