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药 作品

第384章:各有心思的亲吻

    督军把顾轻舟叫到了督军府。

    顾轻舟来的路上,揣测司督军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......是不?#20146;?#26202;司慕夜不归宿的事?”顾轻舟想。

    又想,“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司督军向来点到为止。上次已经破格说了他们两口子,一件事断乎不会反复唠叨。

    “那这次又是?#35009;?#20107;?”顾轻舟揣摩。

    该交代的,司督军全部交代清楚了。他和夫人带?#25490;?#20799;们离开,督军府后院的家务,暂时由督军的三姨太代为管理,顾轻舟无需插手。

    他?#24378;?#35201;离开了,督军府的前院没?#35009;?#21160;静,后院则是鸡飞狗跳的,司夫人收拾箱笼,几乎是要把整个后院搬到南京去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就不涉足后院,不给司夫人添堵,径直到了外书房。

    “阿爸。”顾轻舟恭敬。

    ?#30333;?#19979;。”司督军表情严肃,没了往日里的?#35748;欏?br />
    顾轻舟更加肯定,司督军不是要提顾轻舟和司慕的感情私事,而是有更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她道是,坐到了旁边的黄杨木太师椅上,身姿端正。

    司督军却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安静?#20154;?br />
    没有人进来打扰,副官连一杯茶?#35009;?#36865;。

    “昨晚阿慕去打了一夜的?#26657;?#20320;知道吧?”司督军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顾轻舟微讶。

    难道真要说此事?

    “阿慕?#26377;?#24615;格就温顺,话不多,脾气也挺好的。”司督军继续道,“我对他也是多有溺爱,少了些苛责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到底要说?#35009;矗?br />
    “.......他不及他哥哥行事沉稳?#21453;鎩!?#21496;督军又道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司督军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司行霈的背叛,至今让司督军恼怒。若是司行霈在跟前,司督军打他一顿也许就消气了。

    偏他人在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司督军心中的这股子怒气至今还没有发作出来。一提到司行霈,火就蹭蹭蹭往上冒。

    顾轻舟则用力攥紧了手指,才没有让自己露出异样。

    说了半天,难道是要说司行霈吗?

    督军是不是已经知道了?

    顾轻舟一口气没敢往外喘,她用力忍住。

    “我想过离开岳城,把这个东西交给阿慕。现在想想,还不如给你更加稳?#20303;!?#21496;督军最终才说了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把一个带锁的小箱子,递给了顾轻舟。

    箱子有点沉,似装了不少的文件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解,有点忐忑问:“阿爸,这是?#35009;矗俊?br />
    司督军轻轻笑了笑,不等顾轻舟打开箱子,道:“你要?#20146;。?#38463;爸很信?#25991;悖?#22909;好辅助阿慕!”

    顾轻舟目光里闪动费解的碎芒。

    在?#40644;?#31946;涂?#26657;?#39038;轻舟打开了箱子。

    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,顾轻舟翻了翻,露出几分震惊。

    “阿爸,我.......我怕不能胜任!”顾轻舟忐忑,“我没有涉猎过军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?#20146;?#21518;的保命符,你知道有这个东西,临危交给颜新侬,他会知道怎么做。”司督军笑笑,“轻舟,阿爸去南京上任,岳城我就等于交到你手里。你懂阿爸的意思?”

    顾轻舟以为,最后拿到这些的,不是司慕就是颜新侬。

    但司督军给了她。

    司督军不止一次跟她?#20449;擔?#23558;来她跟司慕过不下去,军政府会有她的一份。

    这不是虚?#20303;?br />
    司督军在用事实告诉她,司行霈不在的话,她才是司督军接班人的第二个选择。她的能力,?#23545;?#21496;慕之上。

    “阿爸,我绝不?#20960;?#24744;的信任!”顾轻舟受宠若惊,“您放心去南京吧,岳城一直都是您的后盾!”

    司督军点点头。

    顾轻舟拿着这些东西,小心翼翼回到了新宅,当?#24904;?#21103;官在她房间的衣柜里装了个保险柜。

    上了锁,顾轻舟又派人加固了门窗。

    ?#20204;么?#25171;弄了一整天,把她的房间收拾成了个严密状态,顾轻舟犹自不放心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:“去把狼窝搬到我房间里来。”

    她想把木兰和暮山养在自己房里。

    睡到她房间里来乱翻东西,会被狼咬死。

    司慕当天没回来。

    ?#21543;?#24069;去了营地。”副官对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沉吟:“督军和夫人后天就要启程,明天肯定要?#40644;?#21507;个?#26049;?#39277;,你派人去说一声,让少帅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副官道是。

    翌日,天气晴朗。

    晴朗的春日,空气里熏甜,有桃蕊迫不及待赶着迎春花,悄然打了花骨朵儿,点缀着深褐色的枝头。

    春意越发浓了。

    烟柳杨花的江南,春意带着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顾轻舟早起就到了督军府。

    司夫人已经收拾妥?#20445;?#27491;院所有家具全部封存,故而空空荡荡的,只剩下一套沙发。

    司琼枝和司芳菲不在。

    “听?#30340;?#21644;慕儿又闹脾气了?”司夫人开门见山问。

    言语中?#27973;?#19981;?#25512;?br />
    “没。”顾轻舟笑盈盈的,笑容温柔又绚丽,对司夫人也颇为恭敬。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司夫人满心的不悦,也不好伸手去管儿子房中事,忍了又忍。

    “别总是和他置气,他以后够累的,军中事务繁杂。你身为妻子,平素体恤他,事事以他为先。”司夫人教育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左耳进右耳出,一副很温顺的样子听着。

    司夫人不能肯定她听进去了,却也不能指责她,毕?#39038;?#30340;态度是谦卑的。

    还待仔细说,佣人进来禀告说:“二太太来了。”

    二太太,是司慕的婶母,司公馆的二太太,她也来给督军一家人践行送礼。

    顾轻舟打了个?#32622;妗?br />
    司夫人和二太太妯娌俩有话说,顾轻舟就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去花园子里走走,一个小时后开饭。”司夫人叮嘱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是。

    她不好去琼枝那边,已经是撕破了?#24120;?#21448;不好去芳菲那边,因为不太熟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,顾轻舟敛衽往后花园去。

    春景繁茂,后花园的翠叶覆盖新嫩,郁郁葱?#23567;?br />
 
吉林快三大小预测
复式二中二中3个码多少 幸运飞艇冠军全天计划软件 网赌输了20万 熬不住了 彩票极速赛车冠军双面盘 玩骰子豹子 怎么看极速赛车双面盘 时时彩双面什么意思 北京pk赛车10开奖直播 大白预测pc28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