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药 作品

第226章谁先动心

    第226章 谁先动心

    顾轻舟说司行霈缺德,司行霈不认。最新最快更新

    “......你?#35748;?#35201;人家老子的飞机,又想勾搭人家小姑娘,你不缺德谁缺德?”顾轻舟翻白眼。

    司行霈哈哈大笑,伸手过来捏她的脸。

    她肌肤微凉,捏起来软滑柔腻,似一段云锦跌入心田。

    她知道司行霈是为了飞机,不是想要眠花宿柳,司行霈很高兴。

    有?#35009;?#27604;自己爱的女人了解和信任自己更美好?

    司行霈车子开得很稳当,他很享受两个人坐在幽闭空间里,呼吸着相同的气息,她吐气如兰,他气息清冽。

    “轻舟?”司行霈喊她,声音似暖阳般熨帖温柔。

    顾轻舟转颐。

    “今天为?#35009;?#36276;在栏杆上看?”司行霈问,“怕我跟那个小丫头勾搭?”

    “我就?#27973;?#26469;透个风,谁想要看你?”顾轻舟道,“再说了,我看看你就不勾搭人家啊?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,我哪里敢?”司行霈笑道,“轻舟,你凶起?#26149;?#21523;人,像只母老虎!”

    顾轻舟白了他一眼,继而她沉默着不说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轻舟?”司行霈又喊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再次转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很高兴!”司行霈道,“你趴在那里看,生怕我跟别人走了,我心里?#27973;?#24320;心。就好像有了个束缚,你束着我!”

    顾轻舟愕然:“被人束缚心里还高兴?你是不是变态?”

    司行霈又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在乎我,才会束缚我,我?#27604;?#39640;兴。从小到大,没人替我做主,我一?#20852;?#24515;所欲。以后,我交给你做主。”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你,也不想给你做主!”顾轻舟道,“我只是不想自己太狼狈!你一旦定亲,我就会更尴尬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管顾轻舟是否承认,她都是在意的,甚至是紧张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娶程家的二小姐。”司行霈道,“我的贵客?#27973;?#23478;的大少帅和程夫人,不是那两个小鬼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最讨厌这种事情上闹误会,他要给顾轻舟解释得清清楚楚,不让顾轻舟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压在顾轻舟心头的阴霾,好似被拨开,她的心也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还生气吗?”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“从来就没生气过。”顾轻舟嘟囔,将头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司行霈笑,心想:这个口是心非的小东西!

    他忍不住又伸手去捏她的脸。

    而后,他一只手扶住方向盘,一只手握住顾轻舟的手。

    她总说她不会爱他,但是她在意他,这是个很好的开端。只要他不作死、不伤害她,她会爱他的。

    这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司行霈一开始就有这样的自信。

    现在事实告诉他,这绝不是盲目的自信。

    如今不是快要实现了吗?

    司行霈一生都是大开大合,做?#35009;?#20107;都是用尽极致的手段,唯有在顾轻舟身上,他跟着她磨蹭、细致、缓慢。

    命运让他爱上了这个女人,而这个女人教会了他耐心。

    顾轻舟以为,司行霈开车是带着她去自己的别馆,又要做那些肮脏的事,她心里很抵触、恶心。

    她正想跟他吵一架,才发现他们不是去别馆的路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顾轻舟问他。

    “去跳舞吧。”司行霈道,“我看你也吃饱了,跳舞消化消化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想了想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要去舞厅了。司行霈,我想去看电?#21834;!?#39038;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心中流过暖流。

    他说,他只会跟他的老婆去看电影,那么她是明白的?

    “好,去看电?#21834;!?#21496;行霈答应得毫无犹豫。

    顾轻舟反而踌躇了下:“真去啊?”

    “真去!”

    电影?#35946;?#26377;点冷,只?#20852;?#20204;两个人,司行霈买了全场的票。

    他脱下风氅,盖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身子很小,他宽大厚重的风氅,几乎将她淹没,风氅里很暖,?#20852;?#30340;味道,宛如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这次的电影是一部滑稽剧。

    司行霈觉得有趣,笑个不停,笑声爽朗不带任何心机。

    顾轻舟认识他一整年了,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开心。

    这是种万事笃定,很有希望的笑声。

    好像一个人从前活得行尸走肉,终于明白自己的希望是?#35009;礎?br />
    他一边笑着,一边握住顾轻舟的手。

    披着风氅的顾轻舟,手仍是很凉,司行霈掌心的温暖,一?#24853;?#36865;入她手里。

    顾轻舟莫名有点困。

    她依靠着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司行霈的肩膀很宽厚结实,顾轻舟靠?#20808;ィ?#21496;行霈就没有动。

    他还是会被电影?#35946;鄭?#28982;后笑得前俯后仰,顾轻舟靠在他身上,他笑得的时候,笑就像会传染一样,顾轻舟忍不住也笑了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顾轻舟留在司行霈的别馆,上床睡觉的时候,她主动搂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轻舟,我今天过得?#27973;?#24320;心,比我从前所有的日子加起来都开心。”司行霈亲吻着她的头顶,而后又亲吻她的面颊。

    顾轻舟往他怀里缩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司行霈问,“你过得开心吗?”

    顾轻舟含混支吾:“我不知道。但是你先开心的话,我可以尝试着去开心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就?#20146;?#20102;她的唇,低声说:“一点也不肯吃亏的小东西!”

    顾轻舟迷?#38498;?#31946;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做了一个很绮丽的梦,猛到烟雨迷蒙的三月,司行霈带她去钓鱼。她坐在旁边,将脚浸在河水里,说:“司行霈,脚冷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就抱住她亲吻。

    第二天,晨曦熹微时,顾轻舟就醒了,脚果然伸在外面,?#36710;?#20912;凉。

    她难得?#20154;?#34892;霈醒得早。

    顾轻舟穿好衣裳,站在阳台上吹风,让自己清醒一点。

    她听到楼下厨房的声音,朱嫂?#20011;?#26469;煮饭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光线还是有点暗淡。

&nb
吉林快三大小预测
福彩公众号微信投注 体彩11选5中奖秘籍 北京pk赛车四码计划 时时彩龙和虎玩法 彩票信誉平台 时时彩012路取胆法 3d猜大小怎么稳赢 谁有龙虎群拉我 11选5胆拖投注规则 玩龙虎有什么诀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