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药 作品

第162章少帅的宏伟理想

    第162章 少帅的宏伟理想

    朱嫂手里的大盒子里,伸出两只灰色的小脑袋,和顾轻舟对视。最新最快更新

    顾轻舟会心一笑:是两条小奶狗!

    小奶狗眼睛圆溜溜的,是琉璃,流转着呆萌可爱的光芒。

    顾轻舟双眸发亮。

    朱嫂就知道她很喜欢,将盒子放在她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,您照顾一会儿,我再去把汤盛来。”朱嫂笑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轻轻触摸其中一只小狗的脑袋。

    小奶狗可能?#27973;?#39281;了,很温顺的任由顾轻舟抚摸。它的毛光滑柔软,眼神娇憨,十分的可爱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司行霈坐到了她身边,就像她抚摸小狗一样,抚摸着她的头发,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柔溺,软的像要融化了,细细看着她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喜欢!”顾轻舟如实点点头,“我在乡下时候,也养了一条狗,它对我可好了。?#19978;?#21069;年的时候发瘟疫,乡下的家畜死了很多,我和师父给它用了药,甚至施了针,它还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很伤?#23567;?br />
    当时顾轻舟哭了很久,如今想起来,心里某个角落仍是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动物养久了,就像家人一样。

    司行霈一听他们给一条狗施诊,?#24187;?#22068;?#27973;?#25616;。

    ?#32610;?#20004;只以后归你养。”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,笑了起来。她的笑容分情况,有时候娴雅端庄,有时候浅淡如荷。此刻的笑容甜美,眼睛弯如新月,不带任何心机,透出少女的娇憨。

    司行霈喜欢看她这样笑,无忧无虑的,发?#38405;?#24515;。

    顾轻舟两只手轮流抚摸着小奶狗,对司行霈道:“要取两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道:?#32610;?#21482;叫大狗,这只叫小狗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:“.......”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顾轻舟仍陪着这两只狗?#40644;?#29609;,?#39038;浅?#19996;西,然后就终于明白,为何司行霈要把它们叫大小狗。最新最快更新

    因为,它们并不是狗。

    “司行霈你混账,这是?#36731;蹋 ?#39038;轻舟也是过了良久才发现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幼狼和奶狗真的?#27973;?#30456;似,不认真区分都无法分清。

    她一阵好气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想养两条狗,不成想司行霈抓两只狼给她,这混账东西!

    司行霈则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朱嫂抓起一只,左看右看,仍觉得就是小奶狗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“就是狼。狼的双目上挑,比较威严,而且尾巴下垂,狗的尾巴是竖起立的。方才我逗它,它嚎了......”

    她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司行霈忍不住又哈哈笑了,看着顾轻舟气得要跳脚的模样,甚至可爱。

    他有时候很想逗逗她,哪怕逗得她发火。

    朱嫂也数落司行霈:“少帅真是的,你好好抓两只狗来,又不是?#35009;?#38590;事,非要惹顾小姐生气!况且狼是野物,咬人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妨事,我教她怎么养,不会咬到她的。”司行霈道,“狗有?#35009;?#26377;趣的,养了吃肉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!”顾轻舟拿东西砸他。

    他说话是百无禁忌的,偏偏顾轻舟对狗又感情,他的话句句刺心。

    气归气,这两只?#36731;?#30528;实可爱,顾轻舟已经爱上了,是不会丢掉的。

    只是饲养的时候,她小心翼翼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两只幼狼,体型稍微大点的是公狼,顾轻舟要把它?#23567;澳荷健保?#21496;行霈坚持要?#23567;?#22823;狗”,被顾轻舟狠狠打了一下,才闭嘴了。

    那只更小些的是母狼,顾轻舟叫它木兰。

    “行吧,木兰就木兰吧。”司行霈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有了两只?#36731;?#30340;作伴,顾轻舟养伤的日子,好似没那么难捱了。

    狼很有灵性,它们围绕着顾轻舟的轮椅,并不走远。最新最快更新

    到了第?#22902;歟?#39068;新侬夫妻俩终于来看顾轻舟了。

    颜太太说:“学校已经请好假了,你在学校用心,学监都很喜欢你,说了请你好好养伤,末期考得好点就无?#20142;恕!?br />
    然后,颜太太又对司行霈道,“应?#20204;?#20010;家庭教师。”

    司行霈不同意:?#25226;?#30149;的时候还念书?还不是遭罪吗。好好修养吧,养好了再认真读。”

    他是疼顾轻舟的。

    在司行霈看来,念书是件?#27973;?#36763;苦的事,比行军打仗还要痛苦。

    他不想轻舟受这种罪。

    颜太太就不再说?#35009;礎?br />
    “对了轻舟,你继母和姐妹们到家里去看你了,我?#30340;?#21435;了军医院复诊,她们坐了会儿就走了。”颜太太道。

    秦筝筝带着孩子们去探病。

    说是探病,更像是去巴结颜太太的,言语之?#26657;?#24680;不能顾轻舟永远住在颜家,这样她?#24378;?#20197;常来常往,和颜太太结识。

    秦筝筝甚?#20102;担骸?#26126;日我来陪您打麻将吧,你一个人照顾轻舟,怪冷清寂寞的。”

    颜太太很无语。

    这些话,颜太太都不会告诉轻舟,只说她继母和姐妹们关心她。

    “哦,她们倒是?#34892;?#20102;。”顾轻舟声音微带讽刺。

    颜太太不说,顾轻舟又如何?#24187;?#30333;呢?

    她的继母和姊妹?#35009;?#21697;行,顾轻舟还不是一清二楚吗?

    颜太太轻轻握了握她的手:“好孩子,你安心养伤,外头其他事就不用担心了。多喝点骨头汤。”

    颜新侬则跟司行霈在后花园说话。

    天气温暖,顾轻舟想晒太阳,颜太太就推着她,沿着小径慢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洛水挺挂念的,?#39038;?#35201;去顾公馆看你,被我拦住了。”颜太太道,“她心里起了怀疑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沉默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她才道:“改日有空,我会告诉洛水的。”

    ?#31456;?#27700;曾说过,司行霈的女人都肮脏,谁跟了司行霈,就是自?#35782;?#33853;。那些话,言犹在耳,顾轻舟就不知?#33804;?#20309;向洛水阐述实情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跟司行霈,她身不由己,但是她一样堕落肮脏。

    顾轻舟叹了口气。

&
吉林快三大小预测
富贵三肖六码主论坛 三分时时彩人工计划 网赌放水征兆 超级精准人工计划软件下载手机版 体彩5码组六最大遗漏 众赢软件 澳门赌场为啥稳赚不亏 手机购彩计划 澳洲f1赛车高频彩 彩票稳赚技巧 教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