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药 作品

第144章针灸

    第144章 针灸

    李家做了两手准备。

    老太太同意让顾轻舟去看李韬,命人开棺。

    老年人忌讳开棺的,李家的老太太现在却同意了,可见老太太对孙子复活的期盼,比李太太还要深,深到冲晕了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李太太也想孩子复活啊,那是唯一的儿子,李家唯一的男丁。

    但是她知道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她读过几天书,明白生命是无法?#34013;?#22797;生的。

    李太太就让佣人,去把法租界巡捕房的巡警找来。

    她们这次不叫军政府的警备厅了。

    ?#30333;?#27597;,我害怕!”李家的三小姐,搀扶着老太太的胳膊,眼泪簌簌滚落,“为何还要折腾韬韬?”

    “有人说韬韬可能活过来,哪怕是渺茫的希望,也不能错过。”老太太对孙女道,更像是对儿?#22791;?#36947;,“否则,将来你们和姆妈一样悔恨终身。”

    李太太眼泪又滚下来。

    老太太想看看李韬是否有复活的可能,同时也想再看一眼孙子。

    也许,再看孩?#21491;?#30524;,才是老太太最终的目的。

    李太太想到这里,万箭攒心的疼。

    李韬今天下午才入殓的,还没有念过往生咒,棺木只是虚阖,还没有上钉子。

    棺木很厚重,佣人推开了,顾轻舟往棺材里看,就瞧见打扮得很整齐的李韬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李韬穿着一件宝蓝色的长衫,一双精致绣云纹的双梁布鞋,脸色铁青着,像是死过多时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啊!”李太太再也忍不住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哭,姑娘们全哭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也是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佣人们?#36824;?#26159;真心还是假意,全跟着抹眼睛。

    顾轻舟上前,伏在棺材上,试探了李韬的鼻息,已经气息全无了;而后,她又抓住了他的手。最新最快更新

    他四肢僵硬,手腕冰凉,也全无脉搏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李家才断定他真的走了,没有其他的可能。

    顾轻舟起身,转到了棺尾,伸手去脱李韬的鞋子。

    李太太大惊,立马扑过来:“你已经看过了,为何还要脱他的鞋?”

    死人之后,入殓的时候要一双好鞋,这样阴间的路才好走。

    “太太,人有十二脉,除了手上的六脉,还是足上的六脉。假死,呼吸和手上的六脉全无,可足上的六脉若还?#26657;?#23601;能救活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已经开了棺,也让顾轻舟碰过了死者,再阻拦是毫无意义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轻咳,道:“让她看看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巡捕房的人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李家的大小姐二十五岁,上午从此婆家回来,?#26197;?#38215;定几分,去接待了连夜赶来的巡?#19969;?br />
    大小姐对领头的巡捕道:“就是那个人,她家的掌柜毒死了我弟弟,现在她又要闹事。等会儿诸位长官见我的手势,再上去抓她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塞了一些钱给领头的巡?#19969;?br />
    巡捕拿在手里一掂量,这趟油水不错,就道:“小姐放心。”

    巡捕们也凑到灵堂一角,只是不凑近棺材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顾轻舟。

    李家去报案的时候,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巡捕们就觉得好笑,低声议论道:“李家信了这么个小?#23601;?#30340;话,说他们家死去的孩子能复活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?#23601;?#24590;?#26149;?#39575;的,自称是观音菩萨跟前的玄女?”

    几个巡捕偷笑,觉得李家蠢不可及,这种当也能上。

    ?#27604;唬?#20182;们?#36824;?#26159;来一趟,就能拿丰厚的酬谢,他们也不在乎,站在旁边议论纷纷看热闹、看笑?#21834;?br />
    李家那边哭成一团,?#35009;?#20154;听到他们的议论。

    顾轻舟得到了老太太的首?#24076;?#24320;始脱李韬的鞋袜。

    李韬年纪小,才十岁,一双脚很小,干净单薄。

    顾轻舟很容易就摸到了他的足三阴脉。

    然后,顾轻舟淡淡舒了口气,果然是假死!

    足三阴脉还在跳。

    只是很微弱,若不深取,也探不到。

    “是假死。”顾轻舟抬起头,看了眼李家众人,声音特意提高,洪亮有力道,“老太太,太太,少爷可活!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完,灵堂里蓦?#28784;?#38745;,所有人都愣愣看着她。

    直到灵堂角落的巡捕,发出一声“噗”的嗤笑声,才惊醒了众人。

    那个巡捕实在忍不住了,因为顾轻舟表情严肃,好似真的一样,令他发笑。

    这巡捕从未见人敢如此吹牛皮的,果然世道变了,骗子越发大胆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老太太眼泪滚得更厉害,上前攥紧了顾轻舟的手,一双手颤抖不停。她也?#36824;?#24033;捕们怎么耻笑,只想抓住微薄的希望。

    李太太心生疑窦,她此前还不知顾轻舟到底搞?#35009;?#33457;样,是要钱吗?

    她心中一半是强烈的希望,一半是清醒的理智,相互牵扯?#26657;?#26446;太太反而看上去呆呆的,任由她婆婆哀求顾轻舟救李韬的命。

    李家的大小姐则蹙眉,不相信,又不敢说?#21834;?br />
    她是嫁出去的女儿,祖母和母亲在场,也轮不到大小姐说?#35009;礎?br />
    其他小姐们,年纪都不大,没?#35009;?#20027;见,则是和她们祖母一样,?#24067;?#32780;泣:“小姐,您快救救我弟弟!”

    ?#28792;?#30475;了眼顾轻舟,又看了眼棺材里死透的孩子,心想:说话这样冒失,她要怎么收场?

    若不是跟何家有关,?#28792;?#29616;在早已甩手走人。

    何微托付他照顾顾轻舟,?#28792;?#31572;应了,就会做到。

    这是?#28792;?#23545;何家的报答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看着顾轻舟作死。

    那些巡捕里,有个正义的巡捕看不下去了,上前几步道:“这位小姑娘,骗人也要讲点江湖规矩,人家少爷都入了殓,你就不怕缺大德,将来下十八层地狱?”

    “?#20063;?#26366;缺德,我在行善。”顾轻舟道。

  &nbs
吉林快三大小预测
时时彩后二万能大底 幸运五星彩开奖软件app 飞禽走兽秘籍 广州河北 快三软件推荐计划 逆袭分分彩破解版安卓 2串1长期稳赚技巧 怎么玩赛车才不会输 时时彩后三一码规律 9码三中三复式组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