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药 作品

第1686章 突然归程

    卢闻礼时不时看一眼手术室的方向。

    司玉藻则在走神,不停掰手指,好像在计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紧张吗?”卢闻礼问她。

    司玉藻回神:“我姑姑都来了,紧张什么?我在想,?#28982;?#20799;带我姑姑去哪里玩。她不怎么出门的,平时医院那么忙……”

    卢闻礼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场手术,一直?#20013;?#21040;了凌晨一点才结束。

    病人的筋瘤被切除,颅内出血得到了控制,不过最后一次的发病,出血量超过了他能自愈的程度,他估计一时半刻醒不过来,?#21307;?#19979;?#26149;?#38271;时间都需要慢慢调养。

    司玉藻端了一杯水,递给了她姑姑:“累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得去洗个澡。”司琼枝道。

    她没什么力气说话。

    这次的手术,难度?#20154;?#20204;想象中更大,司琼枝一连六个小时不敢分神,这会儿腿和精神?#35745;?#20518;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宋游开车,把她接回了司玉藻的公寓。

    女佣渔歌已经烧好了?#20154;?#20063;准备好了宵夜。

    司琼枝洗澡的时候,在?#20154;?#37324;打了五分钟的盹,?#20154;?#20986;来精神就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和玉藻好几个月没见了,彼此有很多话说。

    “你二弟弟把手给摔断了,要不然你姆妈也要来。”司琼枝道。

    司玉藻很担心: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司琼枝无奈笑了笑:“他还能怎么?#24247;返?#21591;。你三?#21496;?#36865;了你阿爸一?#20013;?#30340;武器,是很小巧的手榴弹。

    你阿爸放在抽屉里,你二弟弟撬开了锁拿出玩。追回来之后,挨打是少不了他的,他却爬树躲避。”

    司雀舫躲避他阿爸的戒尺,爬到了树上,不小心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人没事,?#35805;?#24038;边胳膊摔骨裂了。

    司琼枝笑道:“我跟你阿爸说,这样也好,能老?#23548;?#22825;。他这几天卖惨,天天粘着你姆妈。”

    司玉藻顿时感觉自己的担心是喂了狗。

    就司雀舫那货,完全不值得别人替他担心。

    司行霈的三个儿子,只有司雀舫最像他,从里到外。

    那孩子就没个怕处,一会儿看不住,他就要上房揭瓦。

    司督军还对司行霈道:“你现在知道你小时候多难管教吧?”

    司行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司玉藻觉得,她二弟不是卖惨,而是害怕没了姆妈在跟前,他阿爸要揪住他再打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姆妈肯定愁死了。”司玉藻说。

    司琼枝喝了两口?#23383;?“你姆妈倒是不愁,她是看开了。她跟我说,性格这样已经好不了了,随便他们闹腾,身体健康就可以了。司家的孩子,倒也不至于真成纨绔,左不过是不懂事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看得很开。

    司雀舫从小就爱闹腾,她早就想过将来会有一段很难熬的成长期。

    有了心理准备,倒?#35009;?#35273;得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姆妈很想你。”司琼枝又道,“你什么时候回新加坡去?”

    “要等放寒假。”司玉藻泄气,“我也想我姆妈。要不,姑姑你多住几天,等周末我跟你一块儿去?”

    司琼枝道:“怕是不行。言卿还小,我不在家她会闹,你姑父?#32622;Α?br />
    言卿是司琼枝的女儿,唯一的孩子,今年九岁了,粉雕玉琢格外的好看。

    司琼枝和裴诚两个人都很忙?#25285;?#22905;怀言卿的时候,羊水破的那天还在做一台手术。

    裴诚也想要很多的孩子,可他的妻子是医生,她有自己的事?#25285;?#20182;不想因为生孩子耽误了她的发展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两口子商量了,只要言卿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等将来他们老了,言卿嫁出去了,他们就养?#25945;?#29399;和两?#24187;ǎ?#23478;里一样热热闹闹的。

    言卿平时在裴家大宅,跟着她的堂兄弟姊妹和祖父祖母,但每晚都要?#20154;?#29756;枝回来她才会睡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女儿,言卿对司琼枝依赖?#38498;?#37325;,司琼枝也是一刻也丢不下她的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司玉藻很失望,“姑姑你什
吉林快三大小预测
押大小单双正规彩票app 幸运飞艇怎么规划本金 11选5胆拖计算器 彩票软件下载排行榜 快三砍龙口诀 新彊福彩时时彩走势图 微信玩大小单双 返回极速赛车-玩法双面盘 广东福彩可否网上投注 12选5复式投注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