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药 作品

第920章 知心

    <h3 class="read_tit">第920章 知心</h3>

    顾轻舟不知何时,已经变成了知心姐姐,似乎每个人都想找她诉说心事。

    他们好似都以为,顾轻舟能帮他们处理所有烦恼。

    面对这一变化,顾轻舟内心深处是温暖的。

    被人需要,顾轻舟才会感到自己的价值,大?#19968;?#35753;她的面目更加清晰——她是个挚友。

    “?#35009;?#25225;择?”顾轻舟问高桥。

    高?#36305;?#36947;:“我父亲想让我去东北入伍,或者回日本念军校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微愣。

    这就是说,高?#36305;?#35201;离开了?

    “你要走了?”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高?#36305;?#30475;了眼屋子。

    ?#23545;?#30340;,他能瞧见玻璃窗上投下了的倒影。程渝短短的头发,说话时飞扬,披肩的下摆乱飞,性质昂扬。

    高?#36305;?#24515;中滋味莫名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父亲的意思,?#30097;?#26410;考虑妥善,父亲?#19981;?#21548;取我的意见。”高?#36305;?#36947;。

    顾轻舟顺着他的目光,也看了眼屋子。

    程渝的身影,正好?#23545;?#31383;户上。她的剪影,单薄纤细,婀娜多姿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如何考虑的?”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高?#36305;?#27809;有回答,只是叹了口气,表情怅然。

    一旁的叶妩,突然开口道:“男人还是要有自己的事业,否则女人只会低瞧了你。围?#25490;?#20154;转的男人,是不吃香的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立马握住了叶妩的手,想要阻?#39038;?#30340;话。

    人很?#23104;鄭?#26377;时候自?#20309;?#27861;承受选择的痛苦,甚至无法承担选择后的压力,就需要帮助。

    一旦他得到的帮助,让他以后的处境更差,他会把责任推给那个提供建议的人,甚至会说:朋友害我。

    对于非掏心?#22836;?#30340;朋友,顾轻舟是不会轻易说?#26263;模?#20559;叶妩年轻,看出了高桥疑虑所在,就帮忙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看了眼叶妩,然后冲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叶妩不知自己做错了?#35009;矗?#35265;状只是缩了下脖子,不再多嘴了,满?#20146;?#30097;惑。

    高?#36305;?#21017;道:“对,这话不假。男人需要事业,我也需要。事业才能让?#19968;?#24471;尊重。”

    他攥了下拳头。

    程渝每天都在数着手指过日子。她说,她要回云南去做她的大小姐,吃香喝辣,同时要很多的小白脸。

    她把高?#36305;?#20063;当小白脸。

    另外,她不肯亲吻高桥。她享受床?#25163;?#27426;,享受高?#36305;?#30340;陪伴,驱走她的孤寂,却不愿意高?#36305;?#38647;池半步。

    高?#36305;?#20063;有他的尊严。

    日军在东北就有驻军,高?#36305;?#29238;亲的朋友有高级军官,他一入伍就能得到重用。

    “高桥,你父亲不是说,就你一个儿子了,不想你冒?#31456;穡俊?#39038;轻舟道。

    高?#36305;?#33510;笑了下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父亲知道了他和程渝的关?#25285;?#32780;且打听到了程渝的背?#26114;突?#23035;状况。

    日本的文化跟华?#21335;?#24046;无几,高?#36305;?#30340;父亲觉得儿子很丢人,再不把他弄走,他可能真泥足深陷。

    于是,高桥教授提出让儿子离开太原府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跟你父亲说了?#35009;矗俊?#39038;轻舟?#20540;饋?br />
    高?#36305;?#21364;嗫喻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突然心血来潮,跟他父亲提到了结婚,这才......

    顾轻舟的问题,高?#36305;?#19981;回答。

    几个人散步回来,程渝他们才吃完,撤下了碗筷。

    程渝跟蔡长亭坐在沙发上聊天,距离保?#20540;?#24456;礼貌。程渝选小白脸,其实?#27973;?#26377;章程,蔡长亭这种她?#35805;?#27861;掌控的,她是不会碰。

    “散步好了吗?”程渝笑道,“开赌吧?”

    “五个人怎么赌?”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跟阿妩一方。”程渝道,“你们两个人,免得?#40644;?#20102;牌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可是没打两圈,叶妩就发现,她老师没心思打牌,因为她胡?#39029;?#20027;意。

    经过决定,顾轻舟被推到了旁边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歪在旁边的沙发上,一边看?#21448;?#19968;边听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蔡长亭的席位,正好对着顾轻舟。

    他略微抬眸,眼睛的余光都能瞧见顾轻舟懒散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偶然会打错一?#25490;啤?br />
    只是,打牌这种事,蔡
吉林快三大小预测
北单彩票网 计划管理软件 11选5一天赚几十万 极速pk10app开奖下载 北京pk赛车超准计划 黄金一肖两码 江苏快三稳赚方法 7乐彩基本走势图 六码两期计划投注方案 牛人计算481胆码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