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上千薇 作品

第174章苦悶

    他被她的話說得有些苦悶,澀澀收回了手,聲音不自覺放低了幾分,“你以為我想這樣嗎?你以為我愿意這樣嗎?我他媽吃多了要喜歡你這樣的女人。”轉身就去踢了一腳旁邊的墻壁。

    “天浩。”看他這個樣子她亦只有無奈,“我們就當朋友好不好?就是朋友之間的那種喜歡好不好?反正你媽媽也不會同意我們在一起,我們就這樣當一輩子的好朋友行不行?為什么非要愛啊喜歡啊什么的才能好好相處?我們就當朋友好不好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是吃錯藥,還是腦子斷路,她突然想放手了,因為朱莉無意的提醒,因為她親自看到,她承受不了這么多。

    “誰它媽和你當朋友了?難道朋友之間還可以睡覺?還可以生一個小孩子出來,你以為我們是扮家家,高興在一起,不高興我們就分開?”

    雙眼紅血絲的男人折了過來,整只手掌掐著她的脖子逼她抬頭正視自己,“告訴你想也別想,我跟你除了夫妻,不可以是別的關系,你是不是玩膩了,不想跟我過下去了?你心里有其他想法所以故意這樣說?蘇欣怡你這個傻瓜!你知道我心里怎么想嗎?”

    葉天浩走路不太穩,他喝了不少酒,蘇欣怡不由得苦笑,這時候跟他說什么都沒有用,還是收起來等醒了再說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知道,也不要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蘇欣怡,我心里只有兩個女人,一個是吳月,還有一個是你知道嗎?”

    酒醉心明白,他終于承認,他的心里還裝著別的女人,她好想問問,她們兩個,他更愛誰。

    這樣的話她到底說不出口,害怕他說他更愛吳月,她情愿麻痹也不要清醒。

    “蘇欣怡,你知道我為什么喜歡你?因為你傻,你是一個傻瓜。”

    蘇欣怡分不清他到底是清醒,還是說醉話,哪有人這樣,喜歡她傻,沒好氣道:“我愿意傻!”

    漂亮的大眼睛盯著他,長而卷的黑睫毛顫了顫,“我本來就不是什么聰明的女人,笨女人只想做笨女人認為對的事情。可能我這人天生就是欠收拾,你就是上帝派來收拾我的人,我不傻會愛上你嗎?”

    “你這樣值得嗎?那么多人愛你,你干嘛非要在一棵樹上吊死?會不會后悔了?”他現在又難受又心疼她,其實,他想說他會好好愛她,可他真的醉了,他是男人,也是一個有血有肉,也會擔心也會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“那你又值得嗎?你又干嘛要在這棵樹上吊死?”說完蘇欣怡才自嘲的笑了笑,他哪兒有在一棵樹上吊死,他分明是到處撒網重點培養。

    “蘇欣怡咱們別吵了,回家好嗎?以后我的事情你別管,今天算我心情好饒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拂開他已然放松的大手,緊緊盯著他的眼睛,“要我不管除非咱們沒有關系,否則下次潑水的就不是姐姐,而是我親自上陣,只是潑冷水當然還不夠。”

    葉天浩一下清醒了不少,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,只聽到她河東嘶吼的說著狠話,那一刻便有種透心涼的無奈和釋然。

    “我愛你。”他看著她的眼睛,不管她有多憤怒多氣怨都好,他就始終微笑地看著她的眼睛,“我愛你。”

    他定定看了她幾秒,看到她眼睛的最深處,看清她眼底的晶瑩。

    他難過,其實她亦同樣不好受。

    最深的感同身受不是讓對方知道你同他一樣,有多氣憤,有多不甘心。

    而是要讓他知道你愛他,不管遇到什么情況,你都是真的愛他。

    因為只有愛,能化開彼此心間最深的傷害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。”一個抽手,他抓著她的手臂,重新攬她入懷,閉著眼睛靠在她的肩頭。人生兜兜轉轉二十幾個年頭,大大小小摔傷摔得爬不起來百次千次,卻從未像現在這般踏實溫暖過。

    兩個人都沒有回家,他帶她去了海邊,簡單的小木屋前面是一片金黃的沙灘,沙灘上一個手工制作的半成品小舟。

    “欣怡,還記得第一次路過這里的時候嗎?那時我問你是不是喜歡海?”

    蘇欣怡努力回憶,她們認識的點點滴滴,時光總是太快,她想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我都記得,你的好的,壞的,我都記得,天浩為什么你的心里還可以裝著別人,而我只有你和小寶。”

    她說得很平靜,而葉天浩也沉醉大海的腥味里,海像一個神秘的世界,讓人無窮的幻想。

    他從沒像現在這樣自由而放松,這個女人總是讓他忘記煩惱,所以她說什么,他根本沒有聽見。

    浪一層層的翻涌過來,再近一點仿佛會被吞噬。

    “天浩,有時候我想跟你一起墜入海底,那樣我們就不會痛苦。”

    葉天浩嚇了一跳,他拍著她的臉:“說什么傻話呢?生活多么美好,干嘛要學海子臥軌?”

    “因為你對我不好,因為你不夠愛我,沒有你活著有什么意義,所以你不許離開我,否則我就從這里跳下去,讓你后悔一輩子。”

    葉天浩瞪了她一眼,語氣冷冷的說:“我命令你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天浩,我跟你開玩笑嘛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生氣了?我跟肖婷從來沒有什么,以前沒有,現在也沒有以后更不會。”

    “天浩,你不可以對不起我,我的世界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咱們不說這么沉重的話題,你喜歡什么顏色?”

    她在海風中撩了撩自己隨風飛揚的凌亂的頭發,微微笑著,“藍色、紫色、紅色、橙色。”

    他便帶她去買了幾大罐的各種顏色的油漆,在這個有些陰冷的冬天,兩個人幕天席地,給小舟刷著新漆。

    她冷了他就抱著她,讓她靠在他的肩頭小憩。

    她餓了他便帶她在海岸邊的小館子里吃飯。

    天黑了他便帶著她在沙灘上散步,脫了自己的外套罩在她身上,然后背著她一步一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她心疼他,“
吉林快三大小预测
平特王日报图大全123 挖矿赚钱的公众号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排列五走势图分析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生肖时时彩 这样能快速赚钱的app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预测 北京福利彩票网 华彩网首页